ag电子游戏_ag电子游艺_电子游戏娱乐

玩家经历:我在暴雪中国面试

2010-04-24 16:43 |来源:游戏玩家 | 作者:游戏玩家 | 点击: | 共有0人论条

摘要:故事的源头要从上周四说起,下午3点左右,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温婉亲切的女声萦绕耳畔。可惜办公室信号奇差,我赶忙摁掉信号,跑到外面回拨了号码——直觉告诉我,这人肯定不是推销保险的…… 果不其然,电话与招聘有关,

  故事的源头要从上周四说起,下午3点左右,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温婉亲切的女声萦绕耳畔。可惜办公室信号奇差,我赶忙摁掉信号,跑到外面回拨了号码——直觉告诉我,这人肯定不是推销保险的……


  果不其然,电话与招聘有关,不过对方的来头显然超过了我的心理预期,居然是暴雪上海的HR经理。我顿时想起了某句雷人的台词:我需要冷静一下。  晕晕乎乎的结束谈话,我赶紧回到办公室,把地点和时间写在记事本上——电话的时候手头没有纸笔,又不方便去办公室拿,只得尽可能暂停脑细胞的庆祝PARTY,调动它们完成记忆的指令——结果这帮HIGH大了的家伙差点捅出了漏子。


作者与暴雪前副总裁Bill Roper合影


  我又迫不及待的把消息告诉了好友(友情提示:这种行为是把双刃剑,还未成熟小孩子请不要学习,已经“熟透了”的成年人不妨适当考虑,找回久违的激情),除了恭喜之外,“暴雪是你最适合的公司了”的评价让我十分受用:他们十分清楚我对于暴雪的感情。


  《农民战争》、《最后的冲击波》、《阳春三月,暴雪来袭》、《魔兽争霸3》剧情攻略、《魔兽争霸3:冰封王座》剧情攻略、《海尔!我是阿伯特海姆》、《一个主坦克的自我修养》、《时代的故事》、《昔日英雄今何在》……翻看从前的平媒稿件,暴雪的题材占据了绝大部分,算上个人博客的《魔兽世界》专栏山口山,以及其它文章(比如个人博客的第九茶坊)对于暴雪的引经据典,恐怕60万字是个起码的底线——在某种程度上,没有暴雪,就没有如今的“火狼”。


  在我与暴雪的情缘中,最值得炫耀的,莫过于亲自采访Bill Roper,并且留下合影——虽然我的“难堪重负”的表情委实大煞风景……


  即便当了父亲,减少了游戏时间,我的娱乐项目依然和“魔兽”有关。我转向了桌面游戏领域,并且开设了国内最好的“魔兽世界集换式卡牌游戏”专栏:一个魔兽,两个世界。


  爱之深,责之切,经常访问这个博客的朋友应该知道,其实我对暴雪在中国的运营还是略有微词的。结果自己没少被扣上“九城枪手”的帽子,无奈之余只能安慰自己,毕竟当年我也有过“无条件崇拜”的痴狂。


  当天晚上,我开始为面试进行纠结的准备。结果四天下来越准备越紧张,原因正如前文所说,这是我“第一次正规的面试”,八年以来,我只在四个多月前换过一次公司,这在跳槽频繁的游戏业是个比较罕见的事情。两次入职都是顺风顺水,面试经验几乎为0。即便眼前的资料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,我还是觉得心理空落落的。我甚至专门回顾了几集《Lietome》,指望面试的时候Lightman灵魂附体,抓住面试官稍纵即逝的微表情……


  后来我觉得这样不是办法,索性放下一切,我说服自己:不用再准备什么,只需表达出来对暴雪的热爱就足够了——这是我最大的竞聘资本。


  周一中午,我来到了传说中的“碧波路690号”:张江微电子港。这片占地140万平方米的土地汇集了上海三大本土游戏公司:盛大、九城、网易——“三国演义”意味着永不停息的明争暗斗,再加上从事游戏行业的大多以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为主,所以配备足够的保安是必须的。


暴雪中国内部装潢


  时间有限,我赶忙寻找目标的所在,七拐八拐,停在了数字最大的建筑前面。我看了看指示牌,压根就没有“暴雪”的名字。不管了,上去再说。我“噌噌噌蹭蹭蹭”徒步爬楼,到达指定的层数之后稳住呼吸,定睛查看周围:但见左边有一扇金属门,线条流畅,材质亮洁,旁边的LED数字板闪烁着科技的光芒——嗯,这一定是大家常说的“电梯”(……)。前面有一扇玻璃门,推开,发现保安一名。由于我风尘仆仆的样子很像办理信用卡的,于是我赶紧在对方使用“恐惧术”之前表明身份:其实我是反贼……靠,《三国杀》玩多了……我是来面试的!请问这里是暴雪吗?


  保安职业的打量我一番,确信我是人畜无害的“灰名”,打开了身旁的“副本”大门。顿时,我的视觉与BLIZZARD的LOGO发生了猛烈的冲击,我的听觉与《魔兽世界》的主题曲产生了强烈的共鸣,我的嗅觉与前台的妹子……呃,总之,暴雪,我来了!


  打断一下,要不是暴雪上海总经理叶伟伦在去年的ChinaJoy发表了演讲,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暴雪在中国成立了公司,这倒是与暴雪一贯的低调作风十分吻合。再加上现在是敏感时期,所以不少细节不便透露,比如前文的楼号和楼层。


  签到完毕,我被带进了会议室。趁着没人,我赶紧从兜里掏出被我列入淘汰之列的相机。娱乐界赫赫有名的摄影家陈老师曾经说过:“摄影的境界,你们这些玩器材的永远不会懂。”此时此刻,在下深以为然。


  不一会儿进来一位青年男子,手里拿着我的简历,他进屋的第一句话就对我产生了暴击效果:“我们约的是两点吧?”


  当时是北京时间13点整。


  有种文学手法叫做“前后呼应”,上周四过度兴奋的脑细胞果然把时间记错了,这下我彻底“十三点”了……然而事已至此,上火也没用。既来之,则安之——搞定之!


  还好对方的第一个问题让我平静了不少:“从简历来看你以前做的都是senior的工作,为什么愿意在这里从专员做起呢?”  其实我一共投递了两份简历,一份是魔兽世界市场运营团队的某个经理职位,时间是在去年的5月19日。那时《魔兽世界》刚刚换手不久,至于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我也只能安慰自己“国服回归正常之日才是简历显露锋芒之时”。另一份就是暴雪,显然对方问的就是这个,于是我回答——


  “的确,以我八年的资历和经验,我有自信在很多游戏公司应聘管理级别的职务,事实上我也确实发布了不少相关的求职意向。但是回想从前的编辑生涯,当我面对的是自己喜欢的游戏,不管再苦再累再难,我都愿意为文章赋予自己的灵魂。相反,万一遭遇的是我厌恶的游戏,坦率的说,我只能以职业的角度和标准完成它。爱好变为工作既是幸福又是痛苦,哪怕我拥有不错的地位、不错的待遇,代价是成天和自己根本无爱的游戏打交道,恐怕我开心不起来。八年前我来到上海是为了加入喜欢的行业,那么今天,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加入喜欢的游戏。李开复老师有句名言:‘从心选择’。我不知道在残酷的现实压力下,自己能否保持这种从容与潇洒。不过如果还有一次最后的机会,那么我想,就是现在了。”


  话音落定,一股温暖而又浑厚的力量包围了我的身心。



  良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,接下来的部分我基本正常发挥。唯一不太理想的是英语环节,毕竟很久没有语言环境了,“听”和“写”还好,就是大学的强项“说”反而有点磕磕绊绊,早点有意识的强化一下就好了。另外面试的中途又来了一个《星际争霸2》的负责人,我毫不犹豫的表达了对于《星际争霸2》的……不甚看好之情,主要是担心大规模战斗的表现——东北人的实在可见一斑……


  不知不觉,一个小时过去了。走出大楼,紧张居然后返劲儿起来。直到路过网易了,我才重新想起自己是带着相机来的。暴雪中国办公楼外景  走出张江微电子港,我与暴雪最亲密的一次接触就此划上句号。我决定好好在附近吃一顿,以实际行动熟悉和了解八字还没一撇儿“新公司”的周边设施。


  接下来便是等待的煎熬了,这又是我前所未有的体验。原本只是抱着“试试看”的态度,现在却不得不承认我比较在乎结果。因为这次难忘的面试让我确信:为喜欢的游戏工作,是一个值得用青春去交换的梦想。

请对本文做出评价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发 表 留 言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 匿名?

请您注意:

自觉遵守:爱国、守法、自律、真实、文明的原则

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
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,破坏民族团结、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,含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的作品